流苏一季°

Miss Brain's Sorrow

假装会写文*3
科幻paro的正确操作方式是什么_(:зゝ∠)_
emmm……又超200字了,头疼
谜之名词是诌的,勿当真_(:зゝ∠)_



“丝洛芙?丝洛芙?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“先生……您终于来了……”
“是的,我来了。丝洛芙,我来了,就在这儿。”
“先生……我还是觉得很悲伤……”
“没事了,会好起来的,很快就好起来了。和我出去走走,看看外面的花儿吧。”

[5HT1A,40mV]

“丝洛芙,累吗?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“不用的,先生。”
“你笑了,你笑起来真可爱,像个天使。……觉得好些了?”
“嗯。也许您的建议是对的,我应该多出来走走。”

[E33检测到电流]
[5HT1A,降至0mV]

“……丝洛芙?怎么突然不说话了?”
“先生,它又来了……我……抑制不住……先生……不,不要走,不要走……”
“我当然不会走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勇敢些,我的姑娘,希望总会有的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……“…………”……

[E33未检测到电流]
[给予氟苯氧丙胺0.01μg]

“我想现在应该好些了吧?来,擦擦眼泪。”
“嗯……也许吧……我似乎能平静下来了。”
“好姑娘……别怕,我在这,我一直在这呢。”

[E33检测到电流]

“……先生?您……该回去了?”
“是的……但没关系,我会回来的,你知道。”
“可先生,我有些事情想说……我总觉得很奇怪——”
“抱歉丝洛芙,我得走了,再见。”
“可是——!”

[数据已保存]

“希德莱,那只是个脑子,你怎么每次总在它上浪费那么多时间?”
“是啊……为什么呢。”
“它是个脑子,不是你的什么丝洛芙,我不拦着你是不是还要和它聊下去?”
“你不觉得它……可怜?”
“实验完一通电就没有意识了,有什么可怜?”
“你知道有种东西,叫自由意志——”
“又来,你简直没救了。……我先去吃饭,你要带咖啡么?”

希德莱转头看着营养液里插满电极的脑子。“不,不用了。”

To Be a Poet

假装会写文*2


夕阳从窗口照进阁楼。

我该怎么形容它?……安奈莉看着记录上的阳光有些出神。它是金色的,很温暖,让我想到新烤的饼干和蜂蜜茶……当然最近有份样品也是这个颜色,还有手记和文献……

啊,记录。安奈莉转过头,离蒸馏结束还有一段时间。玻璃管中不断结雾,再聚成绯红的液体流下,像是从无到有地为无机体注入血液,赋予它生命……

安奈莉仍想当个吟游诗人,但她最终选择在古堡里修习炼金术。她会羡慕吟游诗人有竖琴或长笛,河畔少女有清澈的歌声,所以偶尔,她也试着唱一支歌,哪怕记不全歌词,发出那样的声音也有种温柔感。

“您要去斯卡波罗集市吗/香芹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……”

“——代我向那儿的一位姑娘问好/她曾是我的挚爱。”

像是回应安奈莉,有人为她唱出了后两句。

夕阳还是金色。……我该怎么形容它?它与歌声同在……它有奇遇和诗的颜色……

不,它就是奇遇和诗,……它会是一个故事的开始。

花信否

凑个热闹,假装自己会写文(?
沒标题不舒服所以强行起名.jpg

如果能再见,他大概也认不出我来了。

秋风在去南方的路上,她知道南方有棵杏树,她想过停下再看一看他,哪怕已经不可能了。

秋风算着日子,她备足了水汽,只等刚好路过她的杏树那天落一场雨,好能去了暑热又不至生出寒意。南方向来不缺玲珑心窍,可秋风执意要下这一场雨。

我听说过绛珠还泪,我没有眼泪,但我有雨,还有您给我一颗热的心。倒不是要还回去什么,只是有太多话来不及说……虽然他可能只当这雨再平常不过……他是否也会偶尔想起我来呢?

那时秋风尚未去过北方,她非要等到杏树最后一朵花落才肯动身。杏树不送她,却早送了她最珍贵的东西。那时秋风只是一团气,她要杏树等她成了春风回来,把花信交到他手上,看他第一朵花开,最后一朵花落,年年如是。那时秋风不知道,何来何往不过机缘巧遇,一厢情愿终归一厢情愿。

路途尚远。辞别杏树,前方还有山峦江海,也许她最后成了春风,却不知会去何处,要送去的是谁的花信。一片叶子跌下枝头,秋风借力想送它回去,叶子被丢了很高,掉到蛛网上又被鸟衔走。落了叶的树不以为意,见秋风这副模样絮絮叨叨说了许多,秋风听着,睁睁看叶子一片一片掉得七零八落。

……所有的树都遇到过给他心的风,所有的风都有给他心的那棵树。……只要你的心完好如初,去哪里都一样。……

这是个轮回。秋风突然明白为何自己在冰天雪地漫漫长夜不觉寒冷,为何辞行时杏树不为她送行。她以为自己走了很远,可杏树从未真正离开她。三更雨落,什么雨,那是眼泪,是被封印了太久遗忘了太久的眼泪。

先生,您听得到吗?

我的心愿……已经实现了。

浮生渐凉,风歇云散。

一个大胆的想法_(:зゝ∠)_

双监管模式特蕾西酱真的不合适么_(:зゝ∠)_虽说全体修机加速buff削到3%,但还有儿砸呀qwq人偶也有25%的加速buff的,而且不受胆怯影响,加上能带两个道具,一个电话过去两个儿砸美滋滋w这边修不了换那边,也是很灵活的呀_(:зゝ∠)_只要本体悄悄苟起来不被打就好,而且就算上椅前45s不能救这段时间也可以继续修机呀w接受队友治疗时也能修机w而且机械师才有使用时间延长,别的角色没有,虽然不知道具体能延长多久……

总之就是本体躲好(vip上面那个木屋/中间的木墙/船上/有时候vip也可以hhh)先趁没有胆怯修机,修过一台打电话再买一只儿砸(?贩卖人口??)分别放到两台机旁,有人受伤就改用人偶修机这样……

emmm……刚从狗子上三阶,所以可能没什么道理,自己也不是会遛的那种,所以上椅基本考虑尽快修机争取别人逃脱……玩双监管被吐槽选机械师还是会不开心qwq这是个修机游戏结果全队没什么人修机,嘤。

p.s.霍桑效应和羊群效应不知道能不能在人偶修机时生效……人偶的机械大师buff在修机时才显示,忘截图了_(:зゝ∠)_

然后特蕾西小姐姐有那——么可爱www

一个片段

不是正经的小说,但也不知道打什么tag,暂时讲不出完整的故事,想起来会补几个片段?虽然也希望有人看呢……

言真,你还在么?你若在,又在何处呢?言真……
失去名字的少女在黑暗中喃喃自语。言真,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,我都要忘了怎么说话了。我有很多话想说给你听,我很久没读书了,我去了很远的地方,认识了相生,他待我……他待我……很好……
少女哽咽。相生诚然待她不薄,平日里传道也倾囊相授不厌其烦,却远不比言真能与她心意相通。更不必提相生心性淡漠凉薄,有事也不过三言两语,促膝更是无从说起。
言真,我还记得你……我已记起你来了。明明是我抛弃了你,是我把你推下河去的……可我还活着,在这里想你,假惺惺的……
石英的楼阁高耸冰冷,相生就在楼顶远远地看着少女。胸腔的疼痛让他皱起眉头,他知道痛这个字,但无法理解,哪怕痛已经真真切切发生在他身上,少女问起他是否觉得痛,他也只摇摇头走开。他知道的、不知道的在少女眼中都不可思议。他常常想,自己为什么活着,活在这石英中黑暗中,像封在滴胶中的标本。入梦前意识模糊时他脑海中浮现出言真二字,那似乎是个名字,而当他意识转醒,又全然忘记自己模糊中想要弄清的是什么。
少女终于转身,转回向石英的高塔。相生推开身后的门,木偶似的,从无数级台阶走下去。

是我睡迷糊了么,我怎么老觉得擂台关会有彩蛋呢……就是特定角色参战可以触发小对话的那种……好像之前还在哪看到张截图来着?也可能我是做了个梦吧_(:зゝ∠)_

关于六爻的深井冰?(雾

#二哥得的究竟是哪种深井冰?#
并不是黑,第一次发帖也不造自己算不算ky……只是想给二哥来个确诊(?)不适勿入 ,但也并不是什么正经帖子hhh

就主线剧情来看二哥最主要的症状似乎是双重人格(一个温和一个阴沉,自己和自己下棋),但双/多重人格中任一人格是不能察觉其他人格存在的,且这一人格不知道其它人格经历了什么,而二哥的两个人格是知道另一人格做过什么的,并不像典型的双重人格呢_(:зゝ∠)_

顺便虽然平常都说精分,但精神分裂更像是“你没法听懂他在说什么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”(雾)。二哥机智过人怎么能是精分呢( •̀ω•́ )✧

当然也有可能是分裂型人格障碍?虽然相比之下大哥更可能是人格障碍_(:зゝ∠)_

qwq百科太长不粘,可以度娘词条【精神分裂】【人格分裂】【多重人格】我也不是心理学专业,有知道的太太能来科普的话撒花欢迎,深井冰毕竟是好梗呀hhhh

顺便私心@小黄鸟(春秋繁露公羊) 关注太太好久了但身为小透明一直不造说什么好,看到太太要写幽爻(爻幽?)深井冰pa好开心,虽然写这些对太太没什么帮助但还是私心艾特了(*/ω\*)太太的粮一直很美味w

以上(*/ω\*)